目前分類:災害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文 / 鄭維棕    ►►汐止文化網

本次杜鵑颱風(9月28日,2015)來勢洶洶,又適逢中秋大潮期間,雨量與風勢都非常的大。自從納莉颱風以後未曾淹水的汐止,住在汐止的居民更是心驚膽戰,深怕淹水夢魘重現。而水利單位也是戰戰兢兢不敢鬆懈,根據經濟部水利署第十河川局統計,此次杜鵑颱風使基隆河上游山區累積雨量達628毫米,基隆河員山子水位於28日15點46分超過63公尺後開始分洪,直到晚間20時20分達最高水位66.02公尺,分洪量達每秒932立方公尺,分洪總體積約2021萬立方公尺,第十河川局表示,因為員山子分洪效果,讓瑞芳、暖暖、汐止及南港地區河川水位約各可降低2.56、2.34、1.44及1.14公尺。也讓汐止躲過淹水的危機。

基隆河員山子分洪道是前總統陳水扁任內拍板,並由前行政院長游錫堃任內編列預算執行的基隆河員山子分洪道,而政府願意砸下大筆預算整治基隆河和員山子分洪道的完成,也和前立法委員廖學廣在立法院獨排眾議,強迫阿扁完成「基隆河特別整治條例」是關鍵因素。

而根據水利署分析,本次杜鵑颱風的分洪水位及分洪量創下歷年來最高值,也因為這個分洪實施,讓汐止和台北市的南港等地方,免於受淹水的危機。

而員山子分洪道這幾年可說讓汐止人每次都躲過淹水的危機,讓汐止的住居品質和人身安全受到極大的保障,更讓房價一飛沖天。去年新北市市長選舉的「水牛伯」前行政院長游錫堃,的確是造福汐止人重要的執行推手。執政的國民黨大員前內政部長李鴻源曾說過「員山子分洪道如果有用,國民黨早就做了」,如果沒有阿扁執政,恐怕至今依舊沒有員山子分洪了!

 

圓山仔空照原圖  
空照圖的員山子分洪路線圖(鄭維棕 / 攝影)

郭瑤琪瑞芳基隆河  
前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郭瑤琪(左二)、副主委郭清江(左一)視察員山子分洪開工情形(鄭維棕 / 攝影)

圓山仔2  

圓山仔3河口 
尚未挖掘的員山子分洪位址(鄭維棕 / 攝影)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Daniel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文‧攝影 / 鄭維棕

《淡水廳志》中著名清朝詩人林逢源描述「淡北八景」秀麗的景觀時,對於著名的「峰峙灘音」的勝景,他以詩寫道:

清音遙度碧灘頭,古調冷冷片石流;
椰竹悄彈孤月曉,管絃幕咽雨峰秋;
有靈湘水仙妃曲,無羌魚山客子愁;
此地不堪聞梵貝,離懷容易滿歸舟。
  
 汐止舊名水返腳,這是因為早期基隆河深可泛舟,而隨著海水的漲退,基隆河也跟著海水漲退,其終點恰好至汐止,因此,《淡水廳志》稱水返腳名稱由來時說道「水返腳,謂漲潮至此也。」另一方面,境域內昔日為平埔族峰仔峙社所在地,因此,早期也曾被稱為峰峙。海水的漲退拍打基隆河兩岸,與灘岸形成灘音,在早期的汐止構成天然景觀,因此詩人描述歸客騷人至此,聽聞梵音與灘音及夾雜的椰竹風雨聲,不免心中淒然。基隆河不但是汐止人早期的天然交通要道,更是人文的的表徵。甚至可以說,基隆河是汐止的「生命之河」。

1987年琳恩颱風汐止淹水  

1987年琳恩颱風汐止忠孝東路淹水情況(黃明威 / 提供)

  汐止位居台北與基隆之間,早年因為基隆河流貫其中,帶來交通的便利,是一個具有悠久歷史的文化小城,在乾隆二十三年(一七五八年)已經形成街肆。其後,縱貫鐵路及公路的開通,成為基隆與台北交通樞紐,商務鼎盛,境域內盛產煤礦與茶葉,因而興起不少大家族,如周家花園、蘇大少、建順茶行等。

 與河爭地,河道變大樓

 根據老一代汐止耆老表示,早期的基隆河河道又深又廣,是汐止對外運輸的重要交通要道。具有百年歷史的建順茶行負責人黃榮昌就表示,他們經營的茶行除了供應中南部的茶商外,也外銷到國外,而茶葉的運送,早期就是以老街中正路基隆河岸牛稠頭做為貨物轉運站,沿著基隆河把茶葉送到台北市。而老街上耆老也表示,大正九年(一九二0年)汐止第一任街長陳定國尚未在水源路攔壩做水庫時,幾乎汐止人的引用水就是基隆河。

  現在蓋了幾千戶住宅的台灣煉鐵大塊土地,在日據時期,原本為台灣重工業所在,這塊地原本也是「基隆河的河道」,後來因為被廢鐵渣及廢土不斷傾倒,最後變成一塊新生地,在台灣煉鐵搬到金山後,由國泰建設取得,並轉賣多個建設公司,在過去幾年蓋了幾千戶成為汐止最大的社區。沿著基隆河往下,在水尾灣附近的宏國千戶大鎮,到社后基隆河沿岸附近,以往也是基隆河洪水的淹水區。

  二十年前,政府大力興建六年國建,國家編列大筆預算大肆進行各項公共工程,其中,六年國建中與汐止有關的工程,總金額就接近七千億元,這些公共工程包括:國道中山高速公路汐止至五股段的高架拓寬工程(282億元)、北部第二高速公路計畫(1282億元)、北二高後續建設工程(4385億元)、國道北宜高速公路(601億元)等。其餘如台五路汐止段貨櫃車專用道(5億元)、台五路南港至基隆拓寬工程(四十九億元)、台北市東西快速道路(125億元),捷運延伸至汐止、高速鐵路等,這些公共工程在近十年內,給汐止帶來發展的遠景。而多年前新台五路通車後,使汐止對外交通更為便利後,幾乎在台灣具有份量的著名財團,都湧進這塊面積僅有七十二平方公里的小城鎮,從山上到農地,再從平地到基隆河兩岸被墊高的河地,雨後春筍般的高樓大廈一棟接著一棟擎天而起。根據一家在地的仲介公司統計,近十年來,汐止光是預售屋的總數就高達10萬多戶,總銷售金額也超過6千億元以上。大量人口移入,再加上與河爭地,基隆河原本的景觀,逐漸褪去,洩洪平原也變成「高樓大廈」高密度住宅區。

  2001年九月,超級怪颱納莉十七日重創汐止,造成比前年象神颱風還要嚴重的災害,淹水的高度再創新高,淹水的面積則接近二百五十公頃,比前年象神淹水的二百二十七公頃還要嚴重。除了汐止淹水再次創紀錄外,防洪做得相當嚴密的台北市,也首次受到洪水的入侵,受災嚴重程度,比七十六年的琳恩颱風還要慘重,造價全世界首屈一指的捷運,完全浸在水中,而地鐵也一片汪洋,忠孝東路、仁愛路、南京東路、仁愛路也難脫洪水危害,甚至總統府也淹水,受災程度遠超過汐止。基隆河淹水,已不再只是汐止人的夢魘。

 超限開發,土地負荷過重

 根據海洋大學海工系教授李光敦透過衛星遙測影像研究顯示,汐止地區這十年來土地開發相當嚴重。研究中應用十年前衛星遙測影像(民國77年2月5日)與近年之衛星遙測影像(民國87年7月16日),經由遙測照片觀察可知,汐止地區人為開發(包括裸露地、建物與道路、草地與農地等非林地部分)大多沿基隆河兩岸,而部分人為開發則由基隆河兩側向山區(野溪沿線)擴張。

  根據資料,這十年的開發情形,社后橋以上基隆河流域(279 km2)之林地由原來的84%減少為74%,亦即該區域內人為開發而使土地利用改變率約為10%,這其中包含建物與道路、草地與農地,以及裸露地的增加;而建物與道路之增加率僅佔全區域面積的5%。若針對社后橋與實踐橋(五堵)間區域(76 km2)進行分析,得知該區域內的林地由原來77%減少為61%,亦即人為開發而使土地利用改變率約為16%,而建物與道路的增加率約為5平方公里,僅佔全區域面積的7%。

納莉颱風福安街口

納莉颱風隔天,新台五路與福安街口景象

  另外,根據監察院2002年三月六日所提出對台北縣政府的糾正案中,提到對於基隆河沿岸13家貨櫃場,竟然至今都沒有清楚的「鑑界」,這些佔用大量河川土地的貨櫃場,對於基隆河的宣洩,造成莫大的負擔。

  除了基隆河主要河道遭到佔用外,事實上,汐止10條主要的河川,也遭到濫墾濫建的命運,10條河川沿岸都是大型的別墅和高級建築,使得一旦颱風來臨,鬆動的沙土變成河川殺手,大量衝到基隆河,使得基隆河快速淤積,加速淹水的危機。

 野溪整治,大而無當

 除了基隆河整治面臨的困境外,汐止的十條主要野溪,這些野溪包括東山溪、茄苳溪、禮門溪、智慧溪、康誥坑溪、下寮溪、大坑溪、內溝溪、叭嗹溪及北港溪,也成為政府整治基隆河一項重要的工作。根據台北縣政府2001年四月公布的「基隆河初期治理實施計畫配合工程辦理情形」,計畫中將保長坑溪等七條河川列為整治項目,規劃R.C擋水強等工程,全長計畫8703公尺,總經費高達三億四千萬元。 在淹水最嚴重的保長坑溪(五堵)一帶,計畫使用混泥土坡面工22.22公尺,護岸加高215公尺,新設護岸112.14公尺,橋樑壓樑二座。

  然而,2001年經納莉颱風的檢驗發現,保長坑溪的整治,不但未給五堵民眾帶來好處,反而是保長坑溪沿岸的居民,在水淹進堤岸內時,大量的泥土也被帶進來,由於泥土重量大於水,使得堤岸內的住家在水退後,不但水無法消退,家中更成為泥土樂園,有些住家的泥土超過一個人高,最後不得已只好請來挖土機,將房子牆壁打破,才勉強將污泥清淨。即使已經十多年未淹水,但不並不是颱風夾帶豪雨(至少600公釐以上)來了,汐止的河川整治經過考驗通過測試,實際上是經過這十多年,汐止每次都非常幸運的未被颱風侵襲,幸運的躲過每次可能經歷的可怕考驗。也因為十多年來都沒有一個颱風真正侵襲汐止,因此,至今未淹過水。如果太志得意滿的以為汐止從此高整無憂,那這樣未免太天真了! 

納莉颱風忠孝東路巷子

 忠孝東路的巷子堆滿從住家被髒水淹壞送道路中間的的家具

   基隆河整治,原本讓政府體認野溪的整治一樣重要,但是錯誤的整治和不從根本著手的方法,讓民眾未得其利前已先蒙其害。

 河川溝渠化,景觀遭破壞

  汐止因為淹水,使得政府開始整治基隆河,而整治基隆河,又讓政府開始關注汐止的野溪整治。然而,基隆河整治,到目前為止,還停留在「圍堵」與「與河爭地」的概念,而野溪整治,則是基隆河整治概念的「延伸」,沒有真正做到「源頭整治」的概念。

  走一趟汐止主要的野溪,會發現受到整治影響,不管有沒有淹水的地方,許多河道都被「擋土牆」取代,而河道兩岸原本翠綠的景觀,取而代之變成水泥護岸,從保長坑溪(從五堵到保長坑)、北港溪(從伯爵到林肯大郡)、大坑溪(從基隆河交會處到中研院)、康誥坑溪(從宏國大鎮到白雲活動中心)、茄苳溪(從老街到華僑銀行員工訓練所),很清楚的,汐止的野溪在面臨淹水的命運中,現在又再次面臨溝渠化的危機。然而,更諷刺的是政府花了那麼多錢,苦心將每一條野溪整治成水泥護岸,但淹水的問題解決了?答案當然是否定的,否則,2001年僅下了八百多公釐的納莉 ,就讓汐止淹了二百五十公頃,未來如果下了九百公釐、一千公釐時,怎麼辦?溝渠化的野溪整治真能解決汐止淹水問題?

  因此,基隆河整治,還是要回歸「基本面」,也就是「源頭整治」的概念。例如,10條野溪面臨一個重要的困境,便是許多佔河川地大興土木,造成河道改變,使得河川衝擊山坡或山路引起的崩塌,野溪濫倒廢土問題,這些不花錢只要公權力徹底貫徹,就能執行的問題,卻是目前政府作的最不夠的地方。(去年納莉水源路被沖毀就是一例,保長坑溪忠孝橋沖斷也是一例)

納莉颱風

汐平路主要橋樑被沖斷,民眾沿著管線驚險過河一瞬間。

  另外,截彎取直搶走了基隆河氾濫平原500公頃土地,河水沒去處,而台北市政府又將堤防築高,河水沒去處,往上流造成水位上升使中上游淹水是「必然」現象,因此,從「源頭整治」概念來說,如何解決截彎取直造成洩洪面積萎縮,也是解決汐止、台北市不淹水的根源方法。

  如果,政府不解決這些根源問題,整治基隆河,除非在汐止築堤,使堤防的水平線高過台北市的提防,否則根本無濟於事。而整治汐止野溪,將野溪溝渠化,不但「捨本逐末」,犧牲掉的將不僅是汐止的好山好水,更犧牲掉為美麗台灣未來豎立一個整治水患重大典範的良機。

  對汐止民眾來說,要保有自己美麗的家鄉,需要「智慧」和「勇氣」,更需要「恆心」。因為汐止外來人口龐大,對「在地文化」疏離,除了與自己有關的事務外(尤其是經濟方面),要喚起民眾的認知相當困難,我們需要有智慧去喚醒更多的人瞭解「環境共同體」的概念。而河川整治,免不了碰到許多龐大的利益,「擋人財路」會引起許多的困擾。(事實上,長期關心地方文化與生態,個人過去有多次被黑道恐嚇的紀錄,也常陷入內心的掙扎),關心河川整治和土地倫理問題,是一項「吃力不討好」的工作,對個人又沒有「經濟效益」,一般人是不太願意投入,除非這件事是關係到個人的利益。我們需要更公平合理的土地正義,善待自己的土地,不僅是居住正義而已,更需關心我們土地的整治和規劃,給土地和自己,甚至是下一代可以比較優雅呼吸的居住環境。(本文寫於2002年5月,2015年8月7日稍做修改)

文章標籤

Daniel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